弹琴复长啸

伞修/黄少本命/叶黄

扔个脑洞好好好 星尘猫化 白毛黑眼珠(重点!就是有!别问我!)脑子还是一片混沌所以在认出他的子琛怀里打滚!!!种种甜过后恢复人身时还在怀里然后!!!公主抱!抱!么么哒!两人一惊然后子琛叙旧后才反应还抱着233333

[8.10黄少生贺/致未来的你/叶黄/007-012]

007

  叶修忽然紧张起来,坐直了身子目光紧紧盯着信纸,长长的省略号后是简短的六个字。

  「我好像喜欢你……」

  写下这句话时的黄少天抬起左手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发红的眼眶隐藏在墨镜后面,笔尖有那么一刻的颤抖。

  这一句在叶修眼中千回百转的流连,最终淹没在直达眼底的笑意里。

  「老子也不是什么同性恋吧?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渣渣!」

  「唉……你知道我多少差点说漏嘴吗啊啊!就是上次叫我去网吧帮你刷副本时……唉!」

  「现在好啦!我保证保证!这封信到你手里时我一定对你什么心思都没了!毕竟都十年过去了!我不是变态啊……」

  然后便没有后文,只是右下角添了“黄少天”三个字。

008

  叶修的拇指来回摩擦着右下角的署名,眉头皱了又舒,良久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一直以为对黄少天这份心思得吞入肚子里永不面世,毕竟那个看起来掖藏不住话的人从未表露过这方面的心思。

  果然还是藏得太深,还是我看得太浅。

009

  叶修坐在电脑前看着夜雨声烦亮着头像发呆,移动鼠标双击他的头像,在弹出对话框时又犹豫了。

  搭在键盘上的手第一次这么僵硬,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敲下,在句子成型后下意识的按下回车键。

       君莫笑 13:07:03

  在?

       夜雨声烦 13:07:05

  干啥现在要pk吗!这场留着留着!现在没法上啊!

       君莫笑 13:07:04

  不是

       夜雨声烦 13:07:06

  难道是来做导游?诶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来x市了?算了你来来来我在xx酒店xx号房

  屏幕前的叶修愣住,话打了一半也没发出去。

  黄少天来x市旅游?

  对话框又震动了好几下,叶修看了一眼发现被刷屏了就没有理他,目光移到桌面放着的信件上,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手里的动作不停歇,很快打了长长的一段话发过去。

       君莫笑 17:08:10

  你是不是写过一封信给我?寄的慢邮十年信那个。信件我提前收到了。见个面吧?我有话跟你说,你来我家还是我去找你?少天?

  正趴在酒店房间大床上的黄少天吓得一个激灵立马坐正起来,寻思着是否有这件事。

  反应过来后思绪瞬间卡住,愣着盯着天花板,脑中一锅浆糊。

  啊啊啊为什么会提前送啊啊啊丢脸死了!我写了什么?告白啊啊啊啊!等等!叶修说他要干什么来着?

  反射性的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对话框,看到时间显示才反应过来自己五分钟没有理睬他。于是手指非常自觉的发出一串省略号。

       夜雨声烦 17:13:15

  ……………………………………!!!

  “怎么办……”黄少天像抽空气的轮胎整个人都焉了,倒在床上把脸埋入枕头任由自己叫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是忽然的寂静,低沉的呜咽声从他紧闭的双唇中泄出。湿意蔓延到眼角,又全被柔软的枕头吸收。

  

  被发现了,怎么办?

010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呢。

  当初蓝雨训练营他操控着一叶之秋将他的夜雨声烦击倒在地时,屏幕前的少年侧过头对他微笑时,还是在蓝雨落败后他独自压马路抬头看到叶修咬着烟朝他挥手,烟雾中明明灭灭的火星闪亮闪亮时呢。

  或许都有吧。这么喜欢,就是好多年。

  会对着他亮起来的头像发愣,看到他网名换成君莫笑时在群里还是习惯性的@一叶之秋 看到孙翔出来时却怔愣住,莫名其妙咽下想要说出口的话,键盘噼里啪啦的打出一堆废话,换来他的关注。

  当时虽然对于刷副本这种事表示很鄙视,但还是口是心非的半夜跑出去开小号帮他,换来一包榨菜也就意思意思嫌弃,从他手中接过时还是觉得很开心。

  再次看到他回到比赛场上,虽然之前无法像韩文清一样那么直白的说等他,但在很多个晚上,他会打开对话框输入好多好多想说的话,再一句一句的删除。

 

  黄少天翻了个身,细数他对待叶修的每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终于是满足的笑了笑,用袖子使劲的把泪痕擦掉。

  “叮咚。”

  门铃响起,黄少天以为是清洁人员来打扫,便起身走到门边,手搭上门把。

  “咔嚓。”

  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黄少天也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那个人,他穿着便服,细碎的短发像是被风吹乱,手搭在墙上胸口不断起伏正大口的喘息,彼此目光交汇时同时愣住。

  “叶……修。”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着门板准备关掉。

  “嘶……”叶修反身用后背去挡住关上的门,护着手臂往后撞,终于在阻止了门板的动作后钻入门内快速的快门上锁,一回头就看着黄少天盯着他发呆。

  连呼吸仿佛停滞。

  011

  “呃……”先是黄少天尴尬的出声打破局面,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样自顾自跑回床上抱着枕头冷眼看他,后者哭笑不得的脱了鞋与他一并坐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他试图伸手搭上黄少天的肩膀,感受到对方轻微的颤抖却没有挣扎,叶修舒了口气。

  在刚刚发完消息时叶修就飞奔下楼打车过来,一路盯着手机看黄少天是否还会回消息,盯了五分钟才收到他那一串长长的省略号和感叹号,在到达这里时甚至还想过黄少天会不会立马退房走人,看来现在是他想多了。

  “少天……”

  对面的人撇撇嘴移开目光不去看他,在叶修再次张口时黄少天终于肯出声:

  “现在是干嘛?来拒绝我?说'对不起'?”他干脆扔掉抱枕正视叶修,“……我不是非要喜欢你的,老子没想到那个破公司这么不负责,如果再晚七年……或许就不会这样了……”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微弱,黄少天低着头看着洁白的床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轻声开口:“我不会打扰你的。”冷静的出乎意料。

  “那你以为我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叶修终于有了动作,看着抬起头怔愣的看着他的黄少天,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双手环过他的脖颈,把他拥入怀。脑袋搁在黄少天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侧,低沉的嗓音穿透黄少天的耳膜:

  “还记得蓝雨落败嗯……那晚吗?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吗?”似乎这样的姿势过于别扭,他伸出盘着的腿一并环住他的腰,“怕剑圣大大哭鼻子啊……哥可不想看到小话痨红着眼的样子。”

  “那又怎么样……”

  “还不明白吗?”叶修偏过头鼻尖顶着他的脸颊,嘴唇擦过他的皮肤,“我喜欢你啊黄少天,我喜欢你,黄少天,我喜欢你。”

  本以为会藏一辈子的话就这样出口,叶修忍不住一遍遍的重复,似乎要将这么多年的感情通通掏出。

  在最后一遍告白出口后叶修放开了黄少天的脖颈,满足的笑起来,眉梢都染上满满的笑意,在对面的人的眼中像极了当年那个被魏琛带来蓝雨训练营的少年。

 

  “叶修……”男人哽咽着出声,伸出手尝试抱住他,双唇覆上叶修的唇瓣,伸出舌头舔了舔。

  “我想这个很久了……”剩下未出口的话被逼回喉中,对面的男人反客为主,干脆扶着他的后脑勺压着他倒在床上,加深了这个吻。

  银丝在双方的拉扯下断开,叶修撑起身看着身下还喘着气的黄少天,忍不住俯下身舔了舔他的唇角。

  “我也想这个很久了。”叶修沙哑着声音,“你不行啊剑圣大大!”

  反应过来的黄少天瞬间红了脸,在听到叶修后一句话时正准备反唇相讥,眼光一瞥又换了主意,伸出手抓了一下男人的腰侧,不料被一把抓住。

 

  “哎哟耍流氓啊剑圣大大!”

  男人一手抓着黄少天的手腕一手探入身下人的上衣里,指腹划过肌肤引起他一阵战栗。

  “那看谁流氓玩得好咯!”

  “滚滚滚!”

 

012

  被遗忘在桌上的信纸通通被敞开的窗户钻进的风吹落在地,纸张散落在木板上,透进窗户的午后暖阳懒散的落在字迹里,那一行字被照得明朗发黄。

  「我好像喜欢你……」

  “感谢使用慢邮。”

Fin

  说好的发糖啦!!!吃吃吃!!!甜甜甜吗!!!

  啊啊啊少天生日快乐我爱你!!!

  抢到无料啦开心!!!

  谢谢观看!还有上半篇!

[8.10黄少生贺/致未来的你/叶黄/001-006]

000

  “欢迎使用慢邮。”

  男人在写完最后一个字后将信投入邮箱,目光最后瞥了一下“兴欣战队 叶修”六字,还是不可抑制的笑出声。

001

  叶修去兴欣战队训练营时顶着后辈探究的目光,在管理人员手中接过那蓝白相间的信封,拇指正好按在“蓝雨 黄少天”五字上,平滑的触感从指尖蔓延。

  据说是慢邮公司倒闭,所有信件提前寄出,所以那封原本该在信箱里再躺七年的信提前到了收信人手里。原本收发室不会太在意这种寄给大神们的信件,但由于送信人员的再三叮嘱和信封上“蓝雨 黄少天”五字实在有分量,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让叶修自己决定是否来取,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幕。

  步行回居所的路上叶修试图打开信封,无奈是封死的,在不想撕坏信件的情况下,他还是决定回家再用剪刀解决。

  所以信封在手中被反复的研究,叶修的目光捕捉到左下角那几个细小的字眼,凑近看是正规正矩的电脑输入法的楷体,印着“慢邮:十年信”的字样。

002

  用剪刀划开信封的前一秒,叶修还在想着黄少天写这封准备十年后让他接收的信是为了什么,甚至于想到了“阔别十年好好烦一烦”这种理由,毕竟是黄少天写的,没个三四张信纸还真不信装得下他一箩筐的话。

  食指与中指深入裂开的口子夹出那几张信纸,再倒过来轻轻甩动信封确定不会遗漏什么后将信封置于桌上,鬼使神差的先点了根烟,再缓缓拿起第一张信纸看了起来。

003

  「叶修!」

  入目第一行字眼就如此直白明了,黄少天用上了他最喜欢的感叹号,没有什么“亲爱的”“尊敬的”客套前缀。

  叶修轻笑起来,可以想象当时那个人规规矩矩的端坐在桌子前咬着笔杆纠结许久才落笔的样子。但事实上,当时的黄少天是鬼鬼祟祟的揣着信纸和笔戴着墨镜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带着满脸的笑容写下他的名字。

  叶修。

  一撇一捺都倾注着他小小的心意。

004

  「都十年过去了!还活着吗?」

  「这个老不死的一定还在吧!」

  所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难不成黄少天寄来这封信的目的就是来扯家常吗。

  第一张信纸上满满是黄少天对叶修的“慰问”,潦草的字迹到最后一个字越发龙飞凤舞,研究好久才看出是什么字。

  “烦不烦啊。”叶修掐灭了香烟将之按在烟灰缸里,调整了姿势身子陷入柔软的沙发,拿起第二张信纸来打发时光。

005

  黄少天对叶修的慰问从第一张纸延续到了倒数第二张,叶修在拿起最后一张信纸是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犯蠢居然对这不开窍的小子有什么期待,他分明就像烦死自己吧。

  最后的信纸上密密麻麻的字看得叶修一阵头疼,他几乎想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但又念在那人“辛辛苦苦”的写了信还专程要寄给十年后的自己时又抑制住了冲动,仔细的端详起来。

006

  「看完这张你不许笑!不许笑!」

  

  「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里……」

  他心头一咯噔,敏锐的察觉到这一次的不寻常。捏着信纸的手握得紧,在纸上留下了褶皱。

  「我……那啥」

 

TBC

没错分成两部分因为写不下去……还有想留到生日那天啊

少天8.10生日快乐啊!!!!!!!

[黄少8.10生贺/叶黄/匆匆]

00

“我退役了。”

当黄少天拖着行李出现在叶修面前时,开口是难得的简洁利落,楼道里透过铁窗照进的微弱的阳光细碎的铺洒在他发旋中,连同他扬起的笑在叶修眼中成为不真切的画面。

01

二十七岁。

眼前逐渐清明,侧过脸就看见叶修的睡颜,或许是空调房温度过于低,他闷哼了一声扯着肩膀上的被子往头上一盖,遗留在黄少天目光中的只有翘起来钻出被单的一缕发丝。

“叶修起床起床!睡得跟死猪一样啊你知道多晚了吗!快起床啊我说!”光着上身的男人趴在熟睡的爱人身上,张嘴就是一通人为起床铃声,“你是猪吗叶修!”

身下的人忽然有了动作,掀开被子露出臂膀反身把黄少天压在身下,微眯着眼忽然的笑起来,因喉咙的干涩而发出的声音低沉沙哑,随着双唇的靠近黄少天的耳朵忽然感觉一阵热乎:

“少天,别闹。”

身下人红了耳根伸手试图推开叶修,预料之中挣扎无果,微带着怒意出声:

“叶修你一大早发情啊!滚!开!”

02

三十七岁。

在百般聊赖的下午黄少天坐在咖啡厅的柜台前,低头抿一口黑咖啡,苦涩在味蕾被接受。

这家以“荣耀”为主题的咖啡厅是叶修与黄少天的产业,店内随处可见“荣耀”的相关周边,印着游戏角色的落地窗帘,设计成账号卡模样的菜单,连同他手中握着的也是马克杯。

男人侧过头望着在另一旁专注游戏的爱人,他偏白的脖颈在屏幕光线的勾勒下隐约有些光泽。

不绝于耳的噼啪声在叶修的视线在空中与他交汇时戛然而止,连空气都燥热,黄少天吞咽下口中并不存在的东西,慌忙瞥过头咽了一大口咖啡。

苦得要命。

“哟少天大大偷窥啊!”

“滚滚滚!”

被抓个正着的黄少天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目光却忍不住偷偷的往他那跑,看见爱人连眉梢都染上笑意,伸手便揽他入怀。

“喂喂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的你……”

唇上传来温软的触感,未出口的那些话在齿间打了个转被吞回喉中。

被弃在桌上的耳麦传出陌生人的呼喊,副本正进行着角色却忽然停住动作让队友不禁担心,回应他的却只有细微的水滋声。

03

四十七岁。

光滑的镜面上映着男人的身影,黄少天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皱了眉,拿起置放在桌面的剃须刀往唇边凑,拇指一按打开开关。

细微的震动声被随之而来的脚步声掩盖,腰部忽然被环住,黄少天低头在那双白净的手上盯了许久,直至肩膀上搁上一个脑袋才回过神来。

握着剃须刀的手被离开他腰部的手握住,彼此同样白皙好看的手衬着银灰色的剃须刀,圆润的指甲泛着亮白的光。

“你干嘛啊!”

并没有得到回答,叶修握住他的手掌控着剃须刀缓缓掠过男人的下巴,指腹摩擦过他的皮肤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轻微的颤动。

后背所感受到的温度仿佛不断升高,叶修低头咬住他的后颈,在舌尖划过肌肤时黄少天顿住了手上的动作。

未关的剃须刀被扔在洗手盆继续着它的颤动,黄少天反身仰起头让叶修舔到他的喉结,抑制不住从紧抿的唇中发出那低沉的呜咽。

“叶修…呃……”

04

五十七岁。

全息荣耀时代的到来掀起一场纪念活动,叶修和黄少天等联盟初代选手被一齐请到荣耀活动现场。

当黄少天拧开门把踏入休息室时,那些曾经过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

“队长!”

“少天。”

“好久不见啊老韩。”

“哟王队。”

“沐橙我在这呢!”

短暂的休息时间变成叙旧,叶修双指夹着烟吞云吐雾的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感慨着时光易逝。

黄少天对着他们笑起来,笑纹堆在了眼角,却挡不住他眼底的光芒。

账号卡被分发回到每一位选手的手中,他握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忽然的沉默下来,在当初退役后沉寂了多年的感情一并迸发,他匆忙低头试图掩去眼底的泪花。

手掌传来熟悉的温度,黄少天抬头看到叶修正对着他晃动手中的账号卡,越过他的目光投注到不远处的电脑上,黄少天也是明朗的笑出生:

“叶修!来pk!”

“怕你不成啊剑圣大大!”

忙乱的脚步声。

“张新杰你起来这是我先找到的电脑!”

05

六十七岁。

对面的女人端正了身子,握住录音笔的手更凑近了黄少天,后者躺在摇椅上翻着相册缓缓出声:

“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当初退役后我就连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来找他,然后就这样呗,也没想到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啊。”

女人稍稍失了神,目光移到那盒叶修留下的遗物上。

几张账号卡,几枚戒指,一堆证件。

黄少天弯起身子挑出了其中的一枚冠军戒指,它早被岁月磨去了光泽。

“结婚戒指叶修那个混蛋就拿了他的冠军戒指!还说什么'不怕你弄丢我多的是'你说这多欠揍!”

几声咳嗽穿透了女人的耳膜,她连忙起身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背。

视线匆忙的掠过相册,看到那个年轻男人被定格的侧颜,电脑屏幕俨然是“荣耀”二字。

06

老妇人颤抖着手指好不容易点开了视频,绚烂的画面在她眼前展现。

沐雨橙风与君莫笑并肩而立,千机伞瞬间化为盾牌,挡住了眼前大漠孤烟的攻势。

剑圣夜雨声烦的头上冒出一堆文字泡,险些淹没了身旁站着索克萨尔。

所有的回忆顷刻溢出,苏沐橙噙着泪张口想要说着什么。

泪水模糊了视线,依稀看到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尘随手扔下熔岩烧瓶,身后一片红光。

07

某位记者整理他父亲生前留下的采访资料,点开了那份几十年前的录音。

“叶神这次退役后有什么打算?”

“玩荣耀啊。”

然后是吱呀的开门声和男人上扬的语调:

“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突然闯进的另一个人的声音:

“诶我说叶修……”

还未播放完的录音被移除到垃圾箱,或许是连同那被人珍藏了几十年的荣耀。

Fin.